泷水茗

写文画画爱好者❤

【永七】安托×女幼指(天然黑×傻孩子的恋爱x)

嗯……果然还是要说个前言。

首先,安托本命所以CP是安托×指挥使,然后因为觉得安托好像大姐姐啊之类的觉得可以考虑弄个年纪不大的指挥使(女)【然后就会看见欺负(哄骗)小孩子的安托(大雾)】

啊当然,也不算是幼指啦,真实年龄16+了只是心理年龄偏小外加比较纯情罢了。【呵,小姑娘】

安托好惨啊,就没有个让她活着的结局吗!【安托线救安托救世界她都要死啊喂!】所以,我偏要让安托好好活下去,虽然只是个同人脑洞……

并且,还会有各种CP出场【神器使的CP们】所以也算欢乐向。

顺带,也是日常向,和主线剧情有很大差距【说白了就是没人牺牲的那种日常向,纯粹找安慰(找乐子)的那种】←按主线来算逻辑可能会不对。

所有神器使都可能出场,并且没有敌对关系。【或许会看到恋人和雯梓一起喝酒(这个倒是比较难了)】

所以各位被主线虐惨的指挥使可以来治愈心灵。

车随缘,梗常玩。

下面正文。

-----------------------

 

初遇时,安托涅瓦对这个指挥使的评价并不高。

自己虽不及安那么直白地说出“喂,这个人看起来那么弱,真的是我们的指挥使吗?”这种话,老实说她还是担忧着的。

这位指挥使,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孩子啊,比起前指挥使(某老头)不知年轻了多少。

个子小小的,看上去和珈儿差不多大,撑死算是艾露比的姐姐。

但慢慢发现,她的接受能力很强,教过一遍的东西也能好好记住,带着其他神器使解放区域的时候也很可靠——顺带一提,这孩子打起架来非常热血,和平日里判若两人。

——某种程度上而言并不让人放心啊。

 

“啊呀啊呀,终于醒了?”

安托涅瓦睁开双眼。

雷切尔依旧是那副在外人看来丧心病狂的装扮,手里也和平常一样拿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工具。

让人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拿着那些东西对自己做了什么。

话说醒来第一眼居然看见的是这家伙,真的太扫兴了。

说到底,安托涅瓦还是了解雷切尔这位疯狂科学家的能力,所以开口说:“多谢了,雷切尔先生。多谢你治好我。”

“啊啦,你的感谢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毕竟在我这个天才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哦!”对方似乎对安托涅瓦的谢意全盘接受,笑得越发肆意妄为。

……

“不过,你真正要谢的可不是本天才哦?”随即,雷切尔意外地开口,“而是趴在你身边的那个孩子才对。”

咦……?

安托涅瓦这才发现,自己的床边居然趴着一个人。

那个看起来年纪不大、让人没法完全放心的指挥使。

“这孩子在你病了以后突然就变得积极认真呢,像是突然长大了一样——”雷切尔用夸张的姿势感叹道。

——

是吗。

我们的指挥使,变得那么可靠了吗?

“记得好好谢谢她哦,我接着去研究所搜东西啦,说不定能找出来什么高科技发明~”说着,雷切尔挥挥手离开。

——那种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躺着没动的安托涅瓦,在心里自语。

 

 

“指挥使~我正想找你呢。”

“啊,爱缪莎小姐……”

“那么见外的吗?对我用敬语。”金发的单马尾少女自然地和娇小的指挥使勾肩搭背,并用手戳着对方的脸颊。

“抱歉……爱缪莎。”她笑着改口,“有什么事吗?”

“嘿嘿。”对方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指挥使有点不寒而栗。

“那,那个……?”

“安托涅瓦的情况怎么样了呀?”结果,爱缪莎突然转移话题。

“啊,已经没问题了,据说好到能和雯梓小姐去喝一杯呢……”

“哦~?但是,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呢?”

“哪,哪有——!”

“嘛,别着急狡辩哦。”

爱缪莎挥动左手,一叠塔罗牌凭空出现,并在空中整齐地一字排开。

“刚刚无聊就随便替指挥官占卜了一下,结果抽到了有趣的牌呢。”她噗嗤地笑出来。

轻动手指,一张牌从队列里划出,在空中平行翻过。

“说吧,指挥官阁下,和谁恋爱了呢?”

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正是塔罗牌的大阿尔卡纳VI——恋人【The Lovers】。

 

“怎,怎么可能,我,我根本没有……”指挥使声音颤抖着,但还是朝着那张牌伸出手——并将其握在了手里。

“哦?真的吗?”

“当然了!我——我怎么可能和安托涅瓦恋爱呢!”

赧然的指挥使小姐,握住塔罗牌大声喊出。

……

“呼呼,原来对象是安托小姐啊。”

“我就说为什么指挥使出了病房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诶?!安、白?你们俩什么时候过来的……”

“啊呀,顺带一提,我占卜的时候她俩看着来着,知道也很正常吧?”

——

指挥使崩溃地蹲在地上捂住脸。

刚刚病房里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啊!

 

十分钟前。

“安,安托……”

“是?”

“为、为什么,会……”

指挥使捂住嘴唇,双颊涨得潮红,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

眼前的女性太过耀眼,她羞于直视。

没有穿平常工作时的淡粉色宽袖裙子,仅仅是素色的病号服也掩盖不了她出众的相貌。

漆黑的长发像绸缎一样自然地垂下,雪白的皮肤如玉般晶莹剔透,拥有人偶般完美相貌的少女朝着指挥使露出微笑。

“嗯?你是指?”安托涅瓦保持着笑容问。

“为什么要……亲我啊!”

感觉浑身发烫的指挥使用不小的声音叫道。

看见安托涅瓦醒来的指挥使很高兴,开心到要流出眼泪。结果想要表示“大家都很关心你”的时候被安托挑逗了一番。

“——重来。”

“——不对,再来一遍。”

情急之下,她无意说出了“我”。

随即,在安托涅瓦恍如隔世的温和笑意下,指挥使的唇瓣上多了重量。

——啾。

然后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嗯?你问为什么……我不是说了吗?这是‘奖励’——对于好孩子的褒奖。”安托涅瓦保持着温柔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少女。

——从来没听过有这种奖励啊喂!

况且,这算是特等奖了吧……

“难道说,指挥使小姐对这个奖励不满意吗?”

“怎怎怎么可能!呃,话也不是这么说……”指挥使羞涩地悄悄瞥着安托涅瓦,“只是,惊讶了一番……”

或者说受宠若惊。

安托涅瓦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直是温文尔雅,但总感觉有种淡淡的疏离感,让人不敢轻易亲近。

刚刚的那个吻,突然让指挥使觉得,面前的“神使”,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女。

“所以,”安托涅瓦狡黠地笑着,撩起头发凑近了一点她的脸,“指挥使是想要更多的奖励吗?”

 “什、什么……”指挥使木讷地回应。

“如果指挥使小姐好好表现的话,更多的奖励也不是不可以、哟?”

能够驾驭方舟的神使在她的耳边低语,幼小的指挥使感觉浑身都要冒热气了。

“——总,总之!”她慌乱地站起身,“安托你先好好休息,我……我先去忙了!”

“请慢一点哦。”安托涅瓦说完,就听到从门口传来“梆”的一声响、以及少女忍痛呜咽的声音。

“……都说了啊,真是的。”安托涅瓦掩唇,轻轻笑了。

 

 

回到现在。

“没想到对象是安托涅瓦小姐啊……”爱缪莎眨了眨眼,“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kiss了。”

“哇!看不出啊指挥使!厉害嘛!”

“不……我是被动方。”

“——?!”

这次不止是爱缪莎,连在一旁看戏的安都惊奇地看着娇小的指挥使;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学着她们的表情看着她。

“也就是说——你被安托涅瓦小姐强吻了?!”安红着脸,捂住嘴小声惊叫。

“强吻倒谈不上……我、我还挺高兴的来着……”她支吾着。

“什么啊,这不是你情我愿吗。”爱缪莎挑眉,“那一开始大大方方承认不就好了,顺带让所有人都知道——安托涅瓦小姐已经是你女朋友就好了呀。”

“不不,因为安托她说这是‘奖励’……”指挥使连忙摆摆手,“所以,我觉得她对我可能不是那种感情……”

“所以,贸然就宣扬出去,说不定会给安托添麻烦……”末了,她拽着衣袖踌躇地说。

面前的三个女生都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对她呢?”几秒后,爱缪莎打破沉默,“指挥使你,喜欢安托涅瓦小姐吗?”

“当然喜欢啊!”她想都不想就答道。

“那这就简单了啊。”

“咦?”

“陷入热恋的少女啊,喜欢的话就要把对方牢牢抓在手里哦~”

“等、等下,爱缪莎你不是被奥露希娅小姐附体了吧……”

“稍等!我很认真的哦!”爱缪莎按住她的肩膀正色说,“安托涅瓦小姐人气很高的!稍不留神就被人抢走了哦!”

“……会,会吗。”

“白!你喜欢安托涅瓦小姐吗!”有着“鬼牌”称号的少女正色看向白。

“喜欢!白很喜欢安托哦!”白抖抖猫耳,用同样认真的神色回应。

“——!情敌,真的遍地都是……”

“对吧!”

……根本不对吧。

安无语地扶额。

算了,不用解释了,就让她错下去吧。增加点干劲也没什么不好。

 

“哇哇哇!!”

“突然间怎么了啊艾露比——话说为什么你非要窝在高校啊!”

有些杂乱的器材室,珈儿冲着带着兔耳帽的少女抱怨道。

“大大大大八卦!和中央庭有关的……”

“所以?什么情况?”珈儿一头雾水。

艾露比激动地把平板拿给珈儿看。

“……哇,这……”

平板上是一张照片。

成熟的黑发少女,亲吻着棕发的女孩。

因为二人都算是出名的人物,很容易就能认出来。

——“七众人”之一的安托涅瓦,和中央庭的新晋指挥使。

正值思春期的珈儿看到后,脸刷地就红了。

“看不出啊这两人!”倒是年纪不大的艾露比看得津津有味,“指挥使居然勾搭到了安托涅瓦!怪不得一直不来找我玩……”

“——等下,你从哪里搞来这张相片?”

“诶?我随便入侵了一个战术终端,偶然看到的……啊咧?!”随即艾露比再次惊叫。

“又怎么了?”

“我、我这个天才黑客——居然被反黑了啊啊啊!!”哭丧着抬起头的艾露比,握住那个已经蓝屏的平板。

……

|To be continue|

---------------------

 

安托天然黑。

指挥使傻孩子。

 

爱缪莎:这对儿也是没谁了。

安:……

白:……【单纯模仿安】

艾露比:偷看一波CG就很开心。

珈儿:……????

 

那么问题来了,艾露比到底偷看了谁的战术终端呢?【你有写糖的自觉吗搞什么猜谜啊喂】

评论(14)
热度(56)

© 泷水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