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水茗

写文画画爱好者❤

【永七】安托×女幼指(天然黑×傻孩子的恋爱x)3

第一篇  第二篇

 上,上一话一开始把赛斯的名字打错了……【多谢好心人指出才没酿成大祸】←立刻偷摸摸改了……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写日常就很开心。

以下正文。

 

-----------------------

虽然一直知道安托涅瓦是中央庭的大忙人……但没想到她的业务会那么繁重。

不但要参与各种建筑的建设和区域开发,甚至还时常要去一线讨伐……更别提她本职的文书工作了。

况且,对于这位指挥使而言,她可是宁可参与区域讨伐,都不想碰文书的那种人。

战斗时热血沸腾的少女,看见文书却会昏昏欲睡。

但为了时刻和自己最喜欢的安托涅瓦黏在一起,她还是提出帮助安托分担工作。

所以众神器使们常见的一幕就是,安托涅瓦在认真地整理文件,而他们的指挥使大人趴在一旁呼呼大睡。

一向严厉的安托涅瓦甚至由着对方睡死在一旁。

“醒醒,工作完成了哦。”堆积如山的文案清空后,安托涅瓦拍了拍指挥使的后背。

“唔,又睡着了……”揉着眼坐起身的指挥使微怔,随即歉意地看向她,“抱歉,明明是我要帮你……以后记得早点喊我啊。”

“嗯,我会的。”对方柔柔地笑了,“下面该做什么了?”

“我看看……”指挥使拿出战术终端点击屏幕,“今天的城市建设和讨伐都差不多了,应该就差时空乱流了。”

“嗯,那就把最后的工作做完吧。”安托说着操纵方舟飘起来,“走吧,亲爱的指挥使小姐。”

“那个……乱流的话……”她面露难色地看着安托涅瓦。

安托涅瓦的确是非常强大的神器使,讨伐战的表现也很出色,是这里的首席神器使。

但是,时空乱流和普通的讨伐战不一样。

正如安托涅瓦的“方舟”在不同的时空都存在一样,时空乱流是把各个时空的指挥使召集到一起讨伐同一个强大的boss。也就是说,时空乱流一定程度上是要讲究团队配合的。

安托涅瓦技能之一的“异界放逐”,是向目标区域释放空间转移、并将目标区域内的所有敌人转移至次元空间,数秒后返回原处的同时对其造成伤害的能力。但在这数秒之间,敌人无法被造成伤害,因此可能会打乱团队的节奏。

“安托,因为‘异界放逐’的缘故,在乱流里可能会影响其他指挥使的神器使们……”她解释说,“所以,我会另外派人去的……”

“指挥使和我一起去不就行了?我会好好听话不使用异界放逐的。”安托涅瓦不知是玩笑还是真心笑着说。

不管是哪种,她的话成功动摇了指挥使。

“……的确,如果我时刻专注的话……”她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就被人打断。

“还是算了吧。”晏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人身边,“安托涅瓦出现在时空乱流的队伍里会让其他指挥使觉得不安,也会使我们指挥使的声誉受损。”

“诶?这样啊。”安托涅瓦平淡地笑着,点了点头。

“而且,”说着晏华面无表情的地看着指挥使,“我不信你到时候打得兴奋起来还能记得控制技能。”

“呜!”她被戳到痛处,露出沮丧的神色。

“晏华先生还是那么严厉。”安托涅瓦叹了口气。

“你才是,我不反对你们俩在一起,但你不能这样惯着她。”晏华皱眉。

“对不起,我去拜托其他人……”随意转头的指挥使,看到了金发的少年,连忙出声喊道。

“——幽桐先生!”

 

少年穿着浅色的外套,闻声回头并转过身,立刻露出招牌的温和笑意:“指挥使小姐,下午好。”

“下午好,幽桐先生。待会儿能拜托你走趟时空乱流吗?”

“乱流是吗?没问题的,一会儿就出发吗?”对方爽快地答应。

“请稍等,”安托涅瓦却开口道,“幽桐先生上午参与了港湾区的讨伐战,方才又把巡逻报告交了上来。讨伐和巡查是耗时耗力的工作,想必他已经很累了吧。”

“诶?是吗……我刚刚没在意……”指挥使一边自责一边愧疚地给幽桐道歉,“抱歉,没考虑你的状况……”

“没问题的。”温柔的少年笑着摇头,“我还不是很累,可以完成任务。”

“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请你吃块蛋糕?”

“真的没事啦,蛋糕还是留给女生们吧。”

——不愧是中央庭公认的“妇女之友”。

无时无刻都先替别人着想,温和而亲切的少年幽桐。

 

“啊,找到了!你这家伙!快来和我决斗!”

嗓音比起少女更像少年,身着红白相间裙装的女生拿着一把巨大的弓,银色的长发因为跑动而飘动着,赤色的眼眸乍眼一看有些吓人,但相处下来却会知道,这是个豪爽、不拘小节的女生。

“红莲的弓矢”濑由衣,中央庭所有女性中,唯一不对幽桐和颜悦色、并且一见面就吆喝着要和他打架的少女。

果然,幽桐的笑容苦涩了不少:“还是被逮到了……”

“快点!拿出你的弓和我一决胜负!”濑由衣嚷嚷着。

已经习惯这个场面的指挥使耸耸肩,全当看戏;安托涅瓦则是笑着看着后辈们闹腾不做言语,反而晏华压着太阳穴皱了皱眉。

幽桐无奈地笑笑:“濑由衣,就算是决斗也不能在这里……”

“喂!不立刻解决你又要跑没影了好吧!到处找你也很累的!爽快一点赶紧——”

——咯啦。

听到枪上膛的声音后指挥使一个激灵,连忙闪到濑由衣面前:“请冷静!晏华先生!”

“——真是无法无天了。”晏华的眉头又一次拧在一起,“中央庭可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有这闲情逸致不如去别的区域巡逻,顺便清理下漏掉的怪物。”

——

刚刚吵闹着的神器使们顿时噤声。

此时的场面宛若熊孩子犯错惨遭家长斥责,并且那个家长不但神色不悦还端着个大型狙击枪,更让人不敢开口。

看着面前的几人安静下来后,晏华冷哼一声放下了枪。

“非常抱歉,晏华先生。”幽桐率先鞠躬道歉。

“啊……我是真的讨厌这个人啊……”濑由衣缩在指挥使身后幽怨地盯着晏华,用力攥紧手里的弓,咬牙切齿地说。

指挥使哈哈干笑两声。

……除了讨厌应该还有害怕吧。虽然晏华不怎么外出,但实力还是很恐怖的。尤其是拉开距离并蹲下瞄准后——还能一下打仨。

“濑由衣也是,快点道歉吧。”幽桐笑着看她。

“哼,又不是我的错,是你一直不愿意和我决斗的。”濑由衣瞪他。

“啊哈哈,那还真是抱歉……”

“好啦好啦。”指挥使连忙打圆场,“濑由衣如果不累的话,能麻烦去时空乱流一趟吗?幽桐先生上午一直在港湾区讨伐巡查太辛苦了,所以想拜托你呢。”

“乱流的话,我倒是没问题……”濑由衣恢复了平常的状态,但很快又瞪向幽桐,“但是我回来以后,一定要和这个人决斗!”

无奈的指挥使只得向幽桐求助,对方苦笑了一下开口说:“我知道了。”

濑由衣露出满意的笑容:“那我去啦,过儿见。”

“啊,指挥使小姐,不如我也跟着去吧。”幽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出声建议。

“哈?你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太弱了会被乱流的怪物打败吗!”不知为什么濑由衣总和幽桐不对盘,每次对话她都会把对方的意思曲解到最坏的方向去。

“当然不是,我相信濑由衣的强大,只是作为男士让女生一个人去面对怪物未免有些不礼貌。”

“所以我讨厌你这一点。”濑由衣没什么表情地回头,“做每件事总有一大堆理由,活的随性一点不好吗?我要是你那样早都累死了。”

“濑由衣!”指挥使叹气,“你说的太过分了吧?”

“……哼。”她似乎在反省,但却不想道歉。

……算了。

“濑由衣小姐。”安托涅瓦开口,“我也觉得幽桐先生跟着去是个好主意。”

这是个令人惊奇的发言,指挥使也没想到安托涅瓦会帮幽桐说话。

“诶?为什么啊。”对于“七众人”之一的安托涅瓦,濑由衣说话还是和气的。

“因为如果他跟着你一起的话,就不用担心完成任务后找不到决斗对象了呀?”她笑着解释道。

濑由衣思索了一会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啊,好像很有道理诶!”

说着拽过幽桐的胳膊:“那走吧,我会好好看住你的!”

“安托涅瓦小姐,多谢。”幽桐感激地笑着说。

“为什么要答应啊?”指挥使拽着安托涅瓦的袖子小声问,“时空乱流的话一个神器使就够了……”

“幽桐先生在担心濑由衣小姐呀,而且碰到濑由衣小姐比较苦手的对手可以让幽桐先生去代替,也算是在帮助其他时空的指挥使了。”安托涅瓦微笑回应,“再说,那孩子作为女生而言太要强了,出门带个缰绳也没什么不好。”

“……不要拿缰绳形容人啊……”指挥使汗颜。

——啾。

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觉得额头触碰到了一丝柔软。

安托涅瓦轻吻了她后,笑着颔首:“好了,那么讨伐顺利。”

“……”出乎意料的发展再次使指挥使红了脸,“奖励……应该等我回来再给的。”

“呵呵,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很棒了哦。”

……

一旁的晏华并不想吐槽某人趴在文案堆里睡了接近两个小时这种事。

“啊,对了,今天好像收到了中央城区流浪猫过多的意见信……”突然想到了什么后,指挥使开口说,“要不然我们收养几只吧?”

“不要。”晏华直接打断,并不耐烦地按了按眉心,“那种东西太麻烦了。”

“诶?多可爱啊,毛茸茸的……”

“中央庭的猫有一只就够了。而且那些野猫留着能干嘛?”

“——白是神器使!!”

放弃了和“神之头脑”强词夺理,指挥使委屈地跟上幽桐和濑由衣的步伐前往乱流。

“……于是呢?处理结果是什么?”晏华突然开口——询问一旁目送少女离开的安托涅瓦。

“嗯?我发私信告诉赛斯先生和塞哈姆了,相信他们会解决好的。”长发的神使微笑回应。

“……”

 

“——天国啊!真的是天国啊!!!”

“说、说的是呢,虽然和歌尔的相貌完全不同,但却能感受到同样的可爱之处……”

“不错嘛佣兵小姐!没想到是同道中人!”

“我也很意外你会喜欢猫。”

“哈,如果不是怕华仔把我连人带猫都丢出去露宿野外,我早就在中央庭里养几只了……在这种方面,华仔真是死板啊……”

“对此,深表同情。”

街心公园的草丛旁,一位身材成熟、却一身佣兵打扮的帅气女性和一位神官打扮、却衣着暴露外加外套的颜色让人无法直视的男性,蹲在长椅旁和一群名为“猫”的生物相处的十分和睦。

两人似乎都是吸猫体质,前前后后围了十几只小可爱。

明明该是养眼的场面,却因为二人的衣着太过抢眼,使路人们非常默契地避而远之。

“啊!猫真好啊,不会嫌弃我这身紫色的披风……”

赛斯摸着一只浅色的小猫感动地说。

“……说的是呢,下次拜托指挥使大人染回来吧。”

似乎是为了安慰对方,塞哈姆出言回应。

 

---------------------

指挥使:其实,我也挺喜欢猫的……

安托涅瓦:请放心吧,它们会被照顾好的。(我请了专家过去)

濑由衣:我今天在乱流里遇到了一个幽桐!然后我把他打败了!【四舍五入就是我赢了对吧!】

幽桐:……结果,并没有我出手的机会。【本来不想让某人和我的镜像打……】

晏华:中央庭真是养了一群熊孩子。养你们都累死了还养猫,开什么玩笑。【不愧是即爸妈男友于一身的神之头脑】

赛斯:我偷偷带一只养在我的房间里可以吗!

塞哈姆:我听说,晏华先生掌管着中央庭全部的监控……【赛斯:抱歉我什么都没说】

 

嗯,我很爱安托但我乱流不会带她。谁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万一别人开大我手滑摁个大招呢……【会被骂吧,会被骂。】

我家都是劳模幽桐和晏华爸爸打乱流。【别说了我没有濑由衣】所以日常乱流里都是一边放着自己的幽桐努力凑CP一边羡慕地看着别人家的濑由衣……

下回写个七日都的亲身经历(改)好了……

那么问题来了,日课除了讨伐建设开发巡查和乱流外(活动也除外)是不是还少了一样呢?下次就写那个吧~

 

评论(10)
热度(33)

© 泷水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