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水茗

写文画画爱好者❤

【永七】安托×女幼指(天然黑×傻孩子的恋爱x)4

1  2  3

 好吧上次有个小伙伴回答了我的问题结果智障的我会错了意【也是真的智障了】

虽然正确答案不是黑门啦……(暴露了自己日常忘记黑门这种事)

正解是|资质考试|~

下面是亲身经历改编的正文啦。

 

-------------------------

“呼,终于能好好休息了……”

慵懒地窝在安托涅瓦办公室的沙发上,指挥使疲惫地感叹。

 “啊呀,说起来……”安托涅瓦似乎想起了什么,“没记错的话,珈儿这次好像自荐了资质考试呢。”

“咦!”指挥使猛地坐起,“真的吗!”

“嗯,没错。”查看了终端的安托涅瓦肯定地点头,并将终端递给她。

“真不容易啊,珈儿终于下定决心了呢……”

“似乎是泰丝拉小姐前段时间通过考试后给了她信心呢。”她回应,“怎样,资质考试持续的时间很长,是今天完成还是明天再说?”

指挥使思索了一下:“就今天吧,明天说不定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哎呀,行动力真强。”

“别打趣我啊。”

安托涅瓦呵呵笑了笑,瞬移到了一旁:“那去吧,充满干劲的指挥使小姐。”

“嗯!回来以后一起吃晚饭吧!”说着,她兴奋地跑了出去。

 

“……我好像说过,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要在办公区域乱跑。”看着自己怀里的资料因为碰撞而随风飞舞,晏华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用带着寒意的眼神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少女。

“——对不起!!”连忙弯腰捡资料的指挥使赧然地道歉说。

“算了,我来。”无奈叹气后,晏华制止了她无序的收拾,“不知道怎么分类还是要给我徒增麻烦,你还是别收拾了。”

“真的抱歉……珈儿还在等我,一着急我就……”悻悻站起身的指挥使再度诚恳道歉。

弯腰收拾资料的晏华顿了顿:“是资质考试?”

“嗯……”

“是吗。”快速整理好后,他罕见地朝指挥使勾了勾嘴角,“那过会儿见。”

“诶?好的……”有些意外晏华会说出这样的话,指挥使疑惑地眨了眨眼。

 

“真是的,等你好久啦,指挥使!”

“抱歉抱歉,中途遇到了点事情。”

黑色的水手服,淡粉色的长发梳成英气的马尾;腰间别着的巨大太刀,很难想象这位少女能够将其挥起。

高校剑道部的偶像,拥有“刀神”美称的神器使珈儿。

“不过珈儿你能下定决心自荐考试真是太好了呢。”

“啊……考试什么的我一直都不怎么擅长,但是泰丝拉都通过了,我也不想落后啊。”珈儿叹了口气,“西比尔老师也一直鼓励我,所以就想试试了。”

“放心吧,考试很简单的!”指挥使拍拍她的肩。

“说的是呢,全力以赴地上吧!”握住太刀的珈儿,神色也逐渐坚定起来。

 

安托涅瓦平淡地翻看着文案。

习惯了元气少女的陪伴,指挥使一会儿不在的功夫都让她觉得寂寥,像是哪里空了一块一样。

但身为“七众人”之一的神使,位高权重的身份不允许她在公共场合展露过多个人感情,因此她正尽力让自己忙碌起来分散注意力。

可惜看书没看进去,神游的同时也没在意门口的动静,导致她被突然推开的门吓了一跳。

“抱、抱歉,安托……”意料之外的,推门而入——或者说喘着粗气闯入的人,就是她刚刚一直想着的指挥使小姐。

“没事……咦?”疑惑的安托漏出疑问的声音。

“请问你看到奥露西娅小姐了吗?”她接着问道,语气和神情一样透着急切。

……

安托涅瓦想要唾弃自己一瞬间的不悦。

自己心心想念的人跑过来找她问的却是别人的动向,为这点事情嫉妒也太过分了。

“奥露西娅的话,大概在哪里约会吧。”安托涅瓦迅速调整好了情绪,露出温和的笑容。

“啊,好麻烦……”幼小的指挥使,露出了大人般苦恼的神色。

“发生什么了?找她有急事吗?”

“嗯,珈儿的考试进行到最后了,但是……碰到了相当棘手的对手……”

“……诶?”

看着欲言又止的指挥使,安托涅瓦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呼,不是很难嘛。”又一次斩杀完大型怪物后,珈儿帅气地收刀,“多谢了,受益匪浅。”

技巧测试难不倒珈儿和与其朝夕相伴的指挥使,模拟出应急情况的灾难应对考验眼看也进行到了最后,两人都各自舒了口气。

“好——就这样一鼓作气,通过最后一关吧!”

然而,在看到最后一关的对手后……

指挥使和珈儿同时愣住了。

——

“晏华先生?!”

拿着枪的晏华依旧是那副一成不变的冷静神色,身后还有朝着指挥使做鬼脸的艾露比和镜像的珈儿。

看到这个景象后,指挥使才反应过来刚刚晏华带着淡笑的“过会儿见”的意义。

……

本来还自信满满的指挥使,一瞬间就萎靡不振了。

“不管对手是谁,只要打到就好了。”珈儿已经拔出了太刀,正色看向晏华。

“很好,就是这个气势。”举起狙击枪的晏华,露出了赞赏的神色。

 

“然后……?”大概猜到了后续的安托涅瓦试探着问。

“——根本打不过呀!!”指挥使崩溃地捂住脸,“晏华先生太可怕了,惨遭秒杀……”

“所以才要找奥露西娅啊……”她了然地点头,“放心吧,妮维应该已经去找她了。”

“嗯……本来还想喊璐璐帮忙,但她今天似乎在东方古街帮爷爷的占卜店做宣传,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她了。”指挥使的神色舒展了一些,“等会儿要好好谢谢幽桐先生,已经陪着我输三场了,就算是灾难模拟也会承受压力吧……”

“那么,等奥露西娅回来以后,我和你一起去吧?”用宽大的袖子从背后环住指挥使的脖子,安托涅瓦露出狡黠的笑容。

“诶诶诶?”没想到指挥使惊叫了起来。

“哦?求助了那么多人,都不想让我帮你吗?”像是故意挑逗她,安托涅瓦凑近她的耳朵耳语说。

“不、不是……”指挥使连忙解释道,“我要是输得太难看,被安托看到的话太丢脸了……”

“喜欢一个人的话,是连对方懦弱的一面也会坦然接受的哦。”她像安慰小孩子般拍了拍指挥使的头,“跌倒过后才会成长,经历了失败,才能积累经历获得成功。而且,指挥使的话……不可能一直让我看到丢脸的一面,对吧?”

“当然!或者说,如果安托在看着我,那我一定要赢啊!”神使的话语让她重新振作,目光坚定地挥舞了下拳头。

“啊呀~妾身嗅到了爱的味道……真是甘甜呐。”

鲜红的卷发,妆容和相貌都十分艳丽的女性。同样是妖冶赤色的长裙勾勒出了其作为女性而言完美的身姿,周身也多以缎带作为装饰。

“七众人”之一的|恋人|奥露西娅,追求爱情到有些疯狂的女性。相貌出众,本人的行为举止也如上流社会的贵族一般优雅。

但比起娇弱的花蕊,奥露西娅更像暗夜里绽放的荆棘之花——虽然美丽,却是危险的。

“指挥使的爱,不如分我一点呢?”笑着凑近的红发女性,让指挥使不由自主地朝安托涅瓦的怀里缩了缩。

“瓜分爱意什么的,真不像你呢,奥露西娅。对你而言,‘爱’不是个人的私有物吗?”安托涅瓦平静地笑着说。

她撩了下长发:“呵呵,妾身所喜欢的是‘爱’本身罢了,就像你们二人这样的纯粹之爱。况且刚刚不过是妾身的一个玩笑,对于有主之物,妾身从不强求。”

……虽然没大听懂,总之我是安全了对吧。

抱紧安托涅瓦胳膊的指挥使如是想。

“呀吼,人送到了我就走了哦?”金发的双马尾少女眨了眨金绿色的眸子,背后的三条狗也抖动着,“警长可是很忙的,不是犯人的人下次别让我抓了。”

“多谢了,妮维小姐。”指挥使连忙道谢。

目送“番犬”离开,指挥使立刻给奥露西娅解释喊她过来的理由。

“打断妾身浪漫的约会,居然是要陪小姑娘考试?”很明显的,奥露西娅的神色变得阴暗下来。

感受到了威压的指挥使战战栗栗地开口:“我、考试结束后我会送你一枚漂亮的蝴蝶胸针的!”

“嗯哼?那既然这样,妾身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好了~”

“……啊,当然我也会给安托谢礼的!”

“哼。”安托涅瓦轻哼一声,“我不要胸针哦。”

“那、那蛋糕呢?”

“哼。”回应依旧是轻哼。

“那电影票怎么样?晚上一起看?”

完全没想到看似稳重的安托涅瓦还有小孩子脾气,指挥使慌乱地哄她。

这次安托涅瓦没再轻哼,而是把指挥使抱到方舟上后,小声“嗯”了一声。

 

“看起来,你这次找来了不错的帮手呢。”

回到考场内,看见奥露西娅和安托涅瓦的晏华推了推眼镜开口。

但没等指挥使回应,他又接着说:“不过,再厉害的队友,不动大脑战斗的话,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人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这次和前几次不一样了哦!”指挥使自信地握拳,“因为安托在看着我呀!输的话就太丢人了!”

奥露西娅呵呵地笑着,珈儿则是一副“这人我不认识”的神色撇嘴。

“而且我们制定了作战计划的!请做好觉悟吧,晏华先生!”

……我说怎么刚刚她拽着三个女生嘀咕着什么,看来对方终于动脑思考了呢。

晏华反而好奇起来,这位好战的指挥使能弄出什么有趣的计划。

 

——战斗开始。

晏华首先朝后方跑去。作为狙击手,远程作战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他的能力;而自己的队友们,则快速冲向对面的三位神器使。

结果,珈儿丝毫不理会奔向自己对手,径直跑向晏华。拔刀、疾走和剑技乱舞三个技能同时释放,周身环绕着剑气、以几乎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挥舞太刀的少女,俨然一位热血的狂战士。

然而,这位狂战士并没能给狙击手造成致命打击。在她周身剑气消散后,晏华用狙击枪瞄准了珈儿。

“……呵呵,你的对手是我哦?”

奥露西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晏华身边;挥动手臂后,赤色的绸缎在周身环绕着,成功将晏华定住,限制住了他的行动。

“别跑呀……来和我,共舞一曲吧?”紧接着,奥露西娅发动了技能“猩红舞会”,射出三根绸缎,将晏华和赶来救助的同伴再次束缚住。

“——嗯,距离足够近了。”乘着方舟的安托涅瓦微笑着挥动宽大的袖子,一抹晶蓝色的光晕缓缓向前飘动——然后猛地炸开。

——时滞立场。

一瞬间的眩晕,使得晏华没能逃脱珈儿的第二次拔刀。

“解、解决掉了!”

“很好,下面——就交给我吧。”看着晏华倒地后、被紫色屏障包围的其余对手,安托涅瓦撩了下头发后露出无畏的笑意。

 

“什、什么,你让我冲着晏华冲过去?!”听了指挥使的话后,珈儿震惊地说。

指挥使在说明计划时,开口就是个孟浪的提议。

“没错,拖到后面晏华先生会变得很强力,所以要先把他解决了。”指挥使点头回应,“他倒下后,剩余的对手安托可以对付。”

“不,我是说,就算我一开始倾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对他造成高额的伤害……”

“珈儿的目的只是吸引晏华先生的注意力,在你攻击的时候,奥露西娅小姐和安托会靠近他,伤害和控制交给她俩就好了。”

——这是这位指挥使难得认真思考后做出的计划,实践后发现意外地不赖。

“——离目标又进了一步呢。”解决掉最后的敌人后,安托涅瓦笑着说。

 “看来下次不能轻敌了。”结束后,晏华平淡地说。

“真的希望下次不要在考试的时候遇到晏华先生啊。”指挥使苦笑着说道。

 

“通过了!谢谢指挥使的帮助!”珈儿开心地从弗兰克丽斯手中接过证书,“我一会儿就给西比尔老师和泰丝拉看!”

“嘿嘿,恭喜啦。”指挥使笑着和她击掌庆祝。

“那、那个……”一向直爽的珈儿突然扭捏起来,“指挥使,我有个不情之请……”

“啊呀,吞吞吐吐真不像你啊。”

“就是,我可以要点奖励吗?”

结果听见这话的指挥使,一下子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

“喂,没事吧?!”

“不、没事,咳……”指挥使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挤出一句话,“我……这事儿得问安托……”

“……啊?我还什么都没说诶,而且和安托涅瓦小姐有什么关系?”珈儿听的云里雾里,困惑地看着她。

“……诶?”看着她的神色,指挥使也懵了,“你说你想要奖励……”

“是啊,我前段时间看到了一套衣服,是修习剑道的道服,真的超漂亮,而且和我记忆里练剑时的那套衣服一模一样!”珈儿兴奋地说,“所以想拜托指挥使帮我弄到手!就当是给我的奖励好不好?”

“……好。”

——我到底想到哪去了啊!!!指挥使羞愧地捂住脸。

听到“奖励”二字就想歪,这位指挥使可能已经坏掉了吧。

“咦?指挥使你怎么脸那么红?”

“可能因为天太热了吧。”

“……那啥,现在是冬天啊?”

 

-------------------------

指挥使:我以为……珈儿要的是和安托一样的“奖励”……抱歉,是我想多了……我已经不纯洁了……

安托:看电影可以有效缓解疲劳哦。

奥露西娅:呵呵,“爱”真是美妙的东西呢~

珈儿:总感觉某人在我提了请求后就怪怪的?(是我错觉?)

晏华:……

 

资质考试最不想遇到的两人:晏华+赛斯。

打珈儿资质考试的时候我还没有晏华爸爸,这一场真正意义上打了4遍之多……【被爸爸教做人】

至于赛斯,在我有了晏华并且资质考试都是他带飞的时候,在我切了晏华摁了大招等那1.2秒的时候,看到对面皮皮赛身上金光一闪……但我已经控制不了我的手了。

嗯,殉情都不是,是单方面自杀。

【话说我还是很想吐槽为什么珈儿考试对手还会有珈儿……(只得强行解释成镜像的我很崩溃)】

然后是题外话。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写打斗……但回头看了看我蹩脚的文笔……【算了别说了】

里面很多都是游戏语音翻译过来的,也有结合技能名称胡诌的……

总之这次感觉好严肃啊下次回归搞笑日常好了!

那么下面问题来了,下次是什么了呢?【难道只有珈儿一个人有衣服吗?(嘻嘻)】

 

评论(17)
热度(30)

© 泷水茗 | Powered by LOFTER